主页 > 航天互联 >《蔡颖杰专栏》假新闻满天飞?这些招式当年德国纳粹都在用 >
《蔡颖杰专栏》假新闻满天飞?这些招式当年德国纳粹都在用
    《蔡颖杰专栏》假新闻满天飞?这些招式当年德国纳粹都在用

    2000 年总统大选时,本人仍是学生,某位同学非常认真地跟我说,一定要支持宋楚瑜,赶快接受中国的一国两制方案,不然万一惹恼刺激中国打过来,就没有这幺好的待遇了。姑且不论一国两制这个「待遇」如何,关于台湾当前的处境,纳粹德国的故事也许可以拿来参考。

    《蔡颖杰专栏》假新闻满天飞?这些招式当年德国纳粹都在用

    历史上,对于二次大战的近因,一般的说法是,由于西方国家对于希特勒上台以后的蚕食併吞周围小国领土,採取容忍的态度,因此让希特勒得寸进尺,继续对波兰如法炮製,终于让英法两国政府大梦初醒,决心支援波兰来对抗德国。然而,在希特勒眼里看来,是波兰跟英法两国太过于「情绪化」,不够理性,不够「尊重」德意志民族的「传统历史疆域」,才会无理地拒绝德国提出的领土要求。因此,对希特勒而言,第二次大战都是由于「其他人」不理性,因而擦枪走火造成。

    不过单以军事实力而言,德国许多高阶将领其实对于希特勒上台以来的扩张行动,是抱着戒慎恐惧的心态,深怕真的引发大战,德国将毫无胜算。1938 年 9 月,在希特勒併吞捷克斯洛伐克的苏台德地区之际,德军参谋总长贝克愤而辞职,以抗议希特勒鲁莽的冒险。不过英国首相张伯伦当时是再次的容忍希特勒,签订慕尼黑协定,要捷克斯洛伐克吞下去。至今留下了「张伯伦主义」的窝囊形象。

    如今,以后见之明来看,希特勒的赌博式扩张,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疯狂冒险,西方国家高层,也并非单纯因为怕麻烦、怕挑衅、怕战争,而容忍希特勒。不妨就以三个例子对照台湾近年局势。

    培植奥地利纳粹党 成功併吞奥地利

    自从 1929 大萧条以来,奥地利纳粹党与右翼政党长期进行各种激烈政治活动,1934 年,奥地利总理陶尔斐斯遭到奥地利纳粹党绑架暗杀。相对的,奥地利政府对于工会与左派政党(约 40% 选票)则是强力镇压。讽刺的是,当 1936 年希特勒步步逼近,奥地利政府为了安抚希特勒而释放奥地利纳粹党成员,重新给予政府职位时,许多工会与左派政党成员还在坐牢。

    奥地利纳粹党在德国资助下,发展地下组织并进行常态性的暴动。而奥地利纳粹党的官员,也跳过中央政府,直接到德国接受希特勒的指示。等到 1938 年最后关头,奥地利总理决定跟工会与左派政党大和解对抗外敌时,已经太迟。

    对照台湾近 20 多年来,持五星旗之激进组织成员多可自由在街头暴动,甚至大方渗透媒体与公部门,以及亲中政党成员与公务员直接到中国接受北京指示,此等局面已经相当类似奥地利当年的情况。至于台湾的反中国併吞之政治人物何时能大和解,就端看各方智慧。

    「到德国发大财!」 美国大老闆好心动

    众所皆知,纳粹党虽然全名为「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不过希特勒一旦上台掌握实权,马上一脚踢开工会,转身拥抱财团企业来推动经济政策。在纳粹高压政策下,对西方企业而言,德国简直是个提供大量听话工人与商机的完美市场。举凡从食品业、製造业、化工业、石油业以及金融业,无不热烈进军德国市场,甚至跟德国企业共同组成国际公司。当然,希特勒併吞周围小国时,许多西方企业是不会忘记争取相关的商机。

    同时期,在美国推动新政、对企业增税、推动社会福利及公共建设的罗斯福总统,反而遭到众多企业家鄙视,认为他不知道学习德国「拚经济」的方式。相对于罗斯福,希特勒则是大力推动民营化、私有化商机给企业。

    美国业者除了在美国本土资助林林总总的崇拜希特勒之极端种族组织,在 1933 年,甚至也有美国企业透过民兵组织游说军方将领 Smedley Butler,打算进行军事政变,来推行法西斯统治。所幸,Butler 选择对国家效忠,向罗斯福揭露此计画,甚至也在大众媒体批露。但此案经调查后不了了之。1937 年,美国驻德大使 William Dodd 接受採访时表示,他亲眼目睹许多美国工商业菁英与纳粹德国与义大利法西斯政权合作紧密,并且甚至有美国金融业人士告诉他,已经随时準备好採取行动,把法西斯统治模式引进美国,以抵制罗斯福的新政。1939 年二战爆发时,美国汽车业已经拥有德国市场 70% 之市占率。

    直到二战爆发后不久,美国相关企业仍然拒绝罗斯福的要求在美国本土增加军用车辆的生产,然而他们在德国的工厂却非常乐意接受纳粹德国的订单。等到美国大兵登陆诺曼地,俘获德军装备时,惊讶的发现德军车辆的引擎居然跟美军的一模一样。

    二战爆发后,纳粹势力继续在美国商界,召集各行各业成立商会与德国贸易。直到 1941 年美国正式参战以后,美国许多大型企业对于自身与纳粹德国千丝万缕之关係,开始经由媒体公关手法洗白,而逐渐不为人知,也有企业大亨急忙收回以前发表之反犹书籍。而当美国民众为了战争,饱受物资管制之苦时,美国部分石油业者甚至直到 1944 年仍然持续贩卖汽油与战略物资给中立国西班牙,转运往纳粹德国。

    由此可见,当年罗斯福遭受来自工商界、媒体界的压力,恐怕也不亚于当前台湾政府。对照台湾过去 20 年来穿梭两岸的产官学集团,在台湾公开拥戴中国也早已经不是什幺新闻。至于公开通敌与发展组织者,国安与司法机关也没有採取什幺积极行动。就此而言,台湾的社会氛围与当时美国也有许多相似。

    但台湾的幸运在于,目前多数民主阵营国家对于中国之商业操控手法与网路资安渗透已有警觉,美中贸易战也迫使台商重新思考跟中国之关係,反而是中国势力操控台湾本地之产官学组织与媒体,成为当前巨大的挑战。

    媒体吹捧 党国宣传 纳粹好棒棒

    纳粹运用宣传手法与假新闻的高超本领,应该已经广为人知。

    对于受害国,希特勒在併吞之前,也不会忘记再三提醒,赶快接受条件,不然以后就没有这幺好的待遇了。

    《蔡颖杰专栏》假新闻满天飞?这些招式当年德国纳粹都在用

    较少为人知的是,1935 年,部分美国企业甚至雇用纳粹德国在美国的公关代表,Carl Byoir,来进行媒体宣传战,抗议罗斯福的新政(Carl Byoir另一工作则是在美国宣传纳粹德国之美好形象)。罗斯福的社会福利政策,被铺天盖地的丑化为準备推行共产主义,而许多美国企业一边拥戴法西斯极权统治,一边把自己包装为尊重个人权利、个人自由的自由经济推手。最有名的也许莫过于 Henry Luce,时代杂誌的创办人。Henry Luce 五次将墨索里尼放为时代杂誌封面人物,并热烈在美国宣传法西斯主义。

    在今天的网路大数据时代,更多细腻的假讯息製造与散布手法,已经很多专家分析过,此处就不再赘述。我试图分析一下,意识形态在宣传战的角色。

    我在此粗糙的把意识形态定义为世界观、价值观与信念的综合体。以这样的定义,当然各党各派,甚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形态。例如,上述拥戴纳粹的美国业者,其背后意识形态可能就是服从威权,白人种族至上,反犹,加上信仰由企业主导一切才能创造经济成长以及富裕的社会。由这样看来,美国业者之所以大力吹捧希特勒,不光是实质商业利益,也是因为希特勒的意识形态符合许多美国工商业者的胃口。因此,他们抱持着使命感,想在美国推动他们心目中完美的体制,也就导致他们运用种种媒体宣传去吹捧法西斯政权的优点。

    不过,当意识形态与现实社会越来越脱节时,人能不能勇敢面对现实,并修改自己的意识形态,又是另一回事。例如,罗斯福的新政路线,以及美国政府介入的社会福利、住宅政策以及公共建设等等,创造出美国庞大消费力之中产阶级,因而促成了二战后商业景气大爆发的美国梦黄金时期,完全推翻美国工商界宣传的罗斯福要把美国变成共产社会。新政路线反而是促进美国战后社会运动,推动更多个人权利与个人自由的立法。

    然而,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许多人继续拥抱「由企业主导一切才能创造经济成长、个人自由、个人权利以及富裕」的意识形态。

    同样的,许多人抱着「独裁政权比较有效率,民主政府比较没效率」的意识形态,恐怕也经不起考验。就用美国与纳粹德国来比较,同时期的美国,在众多工商业者、金融业者哭天抢地、背刺政府的状况之下,美国之经济生产效率,以及军备生产效率,依然遥遥领先纳粹德国(即使纳粹德国抓了几百万人在工厂当免费奴工)。事后分析原因,纳粹党国体制从上到下的贪腐、人事混乱、朝令夕改、内斗、多头马车等等,是导致其行政与经济效率低下的重要因素。甚至在二战中途,希特勒已经下令禁止讨论美国的生产数字,以免打击士气。当然,抢着去德国发大财的西方业者,都忙着吹捧法西斯党国体制,而不会跟民众揭露纳粹统治下真实的经济效率与行政效率,更不用说,对于纳粹统治下盖世太保的行径,多数西方民众是被隐瞒到战后才知道。

    以上面的案例来看,今天在台湾的中国势力散布假新闻的背后,除了实质利益输送,也许是社会上仍有一些民众抱持着「独裁政权比较有效率,民主政府比较没效率」以及「党国体制很美好」的意识形态,加上缺乏对中国现实社会的认识。而中国势力藉由这两个漏洞, 进行假新闻之渗透。

    毕竟台湾二战后快速的经济成长,是在蒋家独裁的党国时代所达成。以至于今天许多民众,是不会有时间、精力,去考察历史资料、经济资料,更不可能去查阅已经解密之美国官方文件,来分析台湾战后经济成长的真正主因,自然也没有时间去研究蒋家党国时代真实的行政效率与经济效率,也无法得知党国时代特务系统行径之全貌。

    因此,造成一些台湾民众产生对独裁政权美好想像之意识形态。就如同许多网路上崇拜希特勒的粉丝,以为当年纳粹德国经济建设迅速发展,意气风发,归功于希特勒的党国体制英明盖世,却不知道其实是西方企业跑去振兴德国经济,以及提供资金与技术支援。

    综合以上,大致可以归纳出,当今中国在军事实力无法跨海作战之下,模仿纳粹德国的三种策略,用在台湾身上。

    不过,以近年之民调研究来看,也不用过于悲观,因为台湾多数民众对于政治参与、人权与环保相关之意识型态,其实都与中国的专制统治之意识形态相差甚远(不可否认,即使连拥核人士都知道发动公投,其民主素养至少还是高于专制中国)。由此看来,我们习以为常认为蓝绿选民意识形态差距,应该主要只有上述的两个漏洞,被中国势力趁机利用散布假讯息。其他方面,尤其是认同民主机制,其实多数民众都有共识。

    如今我们也知道,罗斯福当年并没有坐以待毙,白白让纳粹势力之假新闻渗透,除了透过炉边谈话广播节目,也成立了反制假新闻、假宣传之各种机构。例如 「战争资讯局」(the Office of War Information)、「政府报告办公室」(the Office of Government Reports)、「审查局」(the Office of Censorship)等等。

    因此,对于中国打压併吞台湾之威胁,台湾民众与政治人物其实不须要互相怪罪指责,不如共同研议处理中国势力之对策,以及推动相关立法与机构,较为实际。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标题:「经济一百分」? 假新闻满天飞?这些招式德国纳粹当年都用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