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改变信息 >全世界的噪音晚安!──大家都累,大家都需要晚安书 >
全世界的噪音晚安!──大家都累,大家都需要晚安书

    全世界的噪音晚安!──大家都累,大家都需要晚安书

    你一定不记得小时候父母把你抱在膝上讲故事给你听的模样了,我们睡前再也没有晚安故事,没有人唱歌,没有人轻轻的拍背,只因为我们长大了。很多年前我因车祸受伤卧床,什幺也没办法做。有位在森小营队待过的朋友(他们在孩子睡前都会念故事)来看我,念了一段文章给我听,我一点也不记得内容,只记得那份受宠若惊──长大以后、这辈子只记得的有那幺一次,有个人独独对着我念了一个故事──这感觉深深地烙在脑海里。

    《Husherbye》无中译本,大概书名就很难译得得体。这字什幺意思呢?查不到,「hush」一字一般用来表安静、平静、小声……简体版的译名为《安睡》,逐字翻的话大概是《轻声 bye》。总之,这是一本所谓的「晚安书」(安抚小孩睡觉、爱意满满、重複语句多,通常最后一页一定是全部人都睡觉了,然后妈妈就说小宝贝也要睡觉了)。晚安书一般在大人眼中很「幼幼」,但不尽然,例如《Husherbye》就是绘本界大师「烧火腿」先生(John Burningham)2000 年的作品,不算新,也不算旧(相对于他大部份作品而言)。

    大家都累了──猫妈妈带着三只小猫在风雪中睡眼惺忪地前进、小婴儿手持船桨揉着眼、三只熊累得眼睛都睁不开地爬上楼梯、还有一只看起来就是很累很累的鱼……作者先画了一堆看起来累得滑稽的动物,接着在中场故事转折,出现了一张红绿对比色的跨页(一堆牛躺在草地上):

    现在我们都累了/我们需要躺下来/这是晚上睡觉的时间
    当白天来临/我们又会再醒来/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Now we are tired/We need to lie down/It’s time to sleep for the night
    When morning comes/We will wake up again/Tomorrow will be a new day

    短短两段,言简意赅贴切地用了「我们」,轻易地就把你我带进情境之中。

    中场转折后大家各自找到安栖之处,在不同的窝(稻草堆、吊床、椅子、珊瑚……)安详地入睡。孩子呢?抱着奶瓶,也在水波的摇晃中熟睡。作者将左右两页切割为两个世界──右边彩色页是孩子在熟睡,左边简单速写则是孩子白天所见(或他的梦)。

    最后,作者又对你说:

    你现在窝在床上/你的脚趾头全都暖暖的
    你在风之外/雨之外
    你的头就躺在枕头上/你很快就会睡着
    睡觉吧/睡觉吧/嘘……

    You are tucked up in bed/Your toes are all warm
    You’re out of the wind/And the rain
    Your head’s on the pillow/You’ll soon be asleep
    HUSHERBYE/HUSHERBYE/HUSH

    我们顺道看一本四零年代出版,堪称晚安书始祖的畅销经典:《月亮晚安》(Goodnight Moon,上谊出版)。

    作者先一一描述小兔子的房间里有什麽(电话、汽球、枱灯、画、老鼠等),然后再一一的跟他们道晚安,从具象的物件、到画中人物、到窗外的月亮……连看不见的空气、声音也道了晚安,最后兔子熄了灯,房间暗下。

    我们回过头想想,「睡觉」对小孩而言是那麽「困难」的一件事,他们总是像喝了三杯咖啡那样兴奋,捨不得和世界告别。此书的「告别仪式」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由壁炉上的时钟显示),一项一项道再见,谁也没有遗漏。英文读起来通书遍地押韵,趣味横生;最后有页没有图画的空白页,仅有文字写着「晚安 晚安」,对照原文,会发现这其实是「Goodnight nobody」。

    为什幺「Goodnight nobody」要译成「晚安 晚安」?为什幺作者要在一本晚安书里放入这句有点突兀的话(向「没有人」道晚安)?这本童书其实充满神祕。

    《月亮晚安》是有名的绘本文字作者 Margaret Wise Brown 作品,她是位小学女师,没有结婚也没有小孩,出生在父母关係有些问题的家庭,中学时便离家到寄宿学校,据闻是个和家人处得并不好、排行中间的孩子。

    从这条线索,我们回头看《月亮晚安》:一开始房里没有其他人(大人),后来来了一位「安静的老太太」──作者没给她名字、没有用「奶奶、妈妈」等字眼,老太太坐得离小兔子的床很远,最后熄灯那页,老太太也莫名消失,反倒有两只小猫挤在老太太刚坐过的摇椅上。

    小兔子的房间,左、中、右各有三幅画,只有一张是黑白的,我们会不由得注意,这张画正是作者另一部作品《逃家小兔》的内页。逃家小兔正如其名,是一只不断想逃家的兔子(例如他要变成鱼游到溪里去离开妈妈,妈妈说,她就变成渔夫把那只鱼钓起来)。墙上这张画,正是兔妈妈变成渔夫在钓小兔子鱼的那一页。可是中译本里的第一页,文字是「在这个绿色的大房间里/有一支电话/一颗红汽球/和两幅画,一幅画里有……」──「两幅画」?这个房间里明明有三幅画,但故事中介绍房内所有物品时,作者并没有介绍「逃家小兔」那一幅,在原文写法上,作者也很巧妙地没有使用「two pictures」,想想,这让翻译真难为啊。

    先不论作者生平、家庭关係,或奇怪的老太太,也先别管绘本是要给谁看的,《月亮晚安》的最后一句,对大人也是很受用的:

    Goodnight Noise Everywhere.

    中译本原来译为:「全世界的声音 晚安」,但对大人而言,或许更适合译成:

    「全世界的噪音晚安」吧!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woodleywonderworks

    《绘本之眼》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