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今日 >《蔡焜霖专栏》高举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炬 >
《蔡焜霖专栏》高举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炬
    《蔡焜霖专栏》高举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炬

    2015 年 12 月 10 日世界人权日活动在台北市中山堂举行,文化部洪孟启部长一上台即说:「几年来与政治受难者前辈相处越多记忆越深,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是理想主义者、是人道主义者」,坐在我身边的苏友鹏医师几乎站起身来高喊「对、你说对了!」——此一刻苏医师以及我心里所浮现的,是当年白色恐怖狂焰里壮烈牺牲的众多前辈,以及曾经在人间地狱似的黑牢或在火烧岛共患难的千千万万难友的身影。而苏友鹏医师正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蔡焜霖专栏》高举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炬

    认识苏前辈是在 1951 年 5 月被押解到绿岛的新生训导处之后,虽然我们不同队,但是苏友鹏前辈被捕前已是任职台大医院耳鼻喉科的医师,到绿岛后是后来成立的医务室主要成员之一,加上他在音乐方面的造诣,参加乐队等等,使他很快成为大家都熟识的「同学」。还记得有一次苏前辈令弟寄来乐谱给他,其中一首「归来吧苏连多」竟引起训导处管理当局疑心而被调去侦讯,查问是否思想有问题——政治干事居然把意大利地名「苏连多」与「苏联」国名混乱连结在一起,幸好苏前辈据理说明清楚才免受再一次的冤屈。新生训导处后期很多自製的小提琴,无一不是以苏前辈令弟寄来的名琴为母型製作的。

    白色恐怖受难者朋友人人都说,出狱后的境遇更加艰困难耐。因为情治单位继续的监控、求学求职途上所遭遇的种种阻碍与骚扰、社会上甚至于亲朋好友的偏见与歧视等等,使得整个台湾岛形成为一座巨大监狱岛。苏友鹏前辈在 1960 年 5 月、而我在 4 个月后的 9 月被释放离开绿岛。苏前辈很快回到他的老行医疗工作,而不具任何专业技术的我就在求学求职路上跌跌撞撞。但是我们患难至交经常联络,我常有向前辈求教甚或求助的机会,而每次都从敬爱的前辈求得宝贵的忠告与助言。尤其我酷嗜文学与音乐,而苏医师这两方面的高超造诣,每次都满足了我的需求。

    《蔡焜霖专栏》高举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炬

    1990 年代后期,平反白色恐怖案件之议题受到重视,当创立「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进会」以及「台北市高龄政治犯关怀协会」之际,苏医师积极参与策划,后来长期与吴声润前辈交替担任我们两会会长,在推动转型正义路途上领导难友前进。

    最难忘的是王育德先生女公子王明理女士,曾为出版诗集《故乡的太阳花》回台,我好几次邀请同为台南才子的苏友鹏前辈以及数位参加太阳花学运的年轻学生聚会。席上苏前辈常常与明理小姐谈起二次大战结束不久,当时就读东京帝国大学的王育德先生由日本回来,常常与故乡台南对前途怀有雄心壮志的知识青年相聚,热心讨论如何奉献自己才华来为乡梓的发展尽力。想不到不久二二八事件发生,明理小姐伯父王育霖先生遇害,育德先生则亡命日本,而后苏友鹏前辈也因莫须有之罪被囚禁十年。

    每次陪苏前辈高唱当年在黑牢里或在绿岛山上或海边唱过的怀念之歌,这位真正的爱国者、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又是彻底的人道主义者,他高昂嘹亮的歌声会鼓舞我们心志,让我们深信儘管走过多少坎坷苦难的路程,曙光已经显现在天边,今后他会从天父之国带领及指挥我们共唱家园繁荣之歌,也高唱民主自由终获胜利的快乐颂歌。

    《蔡焜霖专栏》高举永不熄灭的理想火炬Todes Märsche 死亡行军──从神童到火烧岛叛乱犯:苏友鹏医师的一生

随机推荐